陪所爱的人 走出躁、郁阴霾

浏览:871时间:2020-05-29
陪所爱的人 走出躁、郁阴霾

不睡、不吃、也不理人,成天颓丧的说活着好累……只要一出门,就拚命买东西;遇到人,话就讲不停,活力充沛好像用不尽……面对忧郁、躁郁患者的反常行为,家人怎幺定心以对?70岁的陈爷爷因脑中风后遗症引发忧郁症,独力照顾他的女儿淑晴,必须看顾他的情绪变化而显得烦忧。陈爷爷对周遭事物显得兴趣缺缺,电视不看、饭也吃不下、连觉都睡不着。淑晴最怕半夜家里发出声响,意味父亲又失眠,更令她担心的是,父亲告诉她「活下去没意思」。

她白天上班不时担心父亲寻短;下班回家看到父亲郁郁寡欢,也感到无力;更怕他有天真的自杀。父亲的忧郁症还没好,但淑晴承受的心理压力已快压垮自己……

临床上淑晴的例子很常见,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松德院区临床心理师吴孟璋看过许多照顾者,常随患者病情起落而影响心情,虽不至于跟着得病,但心情常无法开朗。他建议照顾者,除了注意患者的病情,自己也要有喘息空间和支持网络,可视情况另外寻找亲友或医师来宣洩情绪。

有鉴于一些陪伴者,除了陪伴,面对忧郁或躁郁症患者的负面情绪或失常行为,不知该怎幺回应,以下归整几种常见情形,请专家建议回应之道。

况状1
忧郁中,请勿打扰

忧郁症患者自我封闭,像闷葫芦,完全不跟他人诉说,也不愿听从专业诊断,家人如何帮忙?给予患者人际支持?

放晴「伴」法》
这是最常遇到的情境,吴孟璋表示,若患者只是自我封闭、不爱说话,照顾者就要带病人「过生活」。陪他吃东西、应对日常锁事、带他出门等。最担心碰到严重闷葫芦,不吃不喝,此时,必须採取较积极的方式,带病人就医,甚至住院,起码要能「维持生命」。

吴孟璋表示,过去治疗忧郁症的药物不如现在好,当时严重的患者会用电疗方式来「重组大脑细胞」,藉此让患者有恢复进食的慾望。现在药物较好,但如果患者已严重到不吃不喝,照顾者一定要带他接受医师的专业治疗。

况状2
我的忧郁我最了

患者认为自己最清楚自己的病,医学知识他都懂,若情况严重就看医师吃药,好转就擅自停药,以致带病走江湖,家人如何协助?

放晴「伴」法》
心理治疗师在治疗时,偶尔会碰到「久病成良医」的患者,对于忧郁症的病理知识掌握,不下于治疗的医师。这种「很懂」的病人,常自行「掌握」病情而任意中断药物,对治疗师而言,反而很头痛。

吴孟璋发现这类病人的「自我效能」很强,自认药物会抹煞人的韧性,常自行诊断病情来决定何时吃药,但忧郁症仍需医师诊断,建议陪伴者要让患者听从医师指示,而非自己判定病情来服药。

对这类病人,陪伴者最好能引导其善用「掌握病情」的能力。他举例,有本「躁郁之心」的书,作者是精神科医师,同时也是躁郁症患者,他有医学背景,一旦察觉自身忧郁病情恶化,立刻加重药物治疗,可见药物在治疗忧郁症和躁郁症上疗效显着。儘管病人很懂病情,仍缺乏医学训练,不妨引导他利用这优势和医师讨论,而非「自行决定」药物的使用时机或多寡。

况状3
都是我不好

若忧郁症患者有强烈的无价值感或罪恶感,家人如何开导?

放晴「伴」法》
忧郁症最常出现「无价值感」和「罪恶感」,最好的陪伴方式是「倾听,不一定要给建议。」一旦给建议,患者做不到,他的无价值感和罪恶感会更高,反而适得其反。吴孟璋表示,很多陪伴者会告诉忧郁症患者「不要想太多」等,其实,忧郁症患者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,陪伴者的「劝告」对他而言,反倒像争辩。

对这类病人,就像对一颗旋转中的陀螺,陪伴者别让它加速,慢慢的,陀螺自会停下来。事实上,忧郁症也有循环性,患者忧郁一段时间,又会好转,彷彿不药而癒;但过一段时间又会出现忧郁情况。所以,除了不能中断治疗,照顾者的「倾听与陪伴」更是必要,吴孟璋提醒,「别建议太多行动,否则患者做不到,更加自觉无价值或产生罪恶感。」

面对躁郁症患者,又该怎幺应对?

况状4
疯狂shopping

若躁郁症者躁症发作时,疯狂採购……家属怎幺帮他踩煞车?

放晴「伴」法》
很多躁郁症患者发作时,会疯狂採购、买礼物送人、买超过个人能力所及的物品,或突然对某些行为很狂热,对此,照顾者能做的就是限制躁症患者的疯狂行为。

若患者一旦发作,限制他不能带信用卡,假如患者很难沟通,像有人儘管身上没钱、没信用卡,仍大方地拿走店家商品,家属得跟在后头,趁他不注意把东西放回去,若他执意要买,也只能帮忙付帐。然而,这类病人已影响周围亲友,一定要强制带他就医。如果病情尚未严重,照顾者尽量让患者在发作时的行为不至于影响到他的财力,并鼓励他参加支持团体。

倘使躁郁症患者已受过诊断,通常病患会有病识感,照顾者一旦发现患者躁症发作,要协助就医。如果从未看过医师,可能患者也不知道自己罹患躁郁症,所以临床上,很多第一次就医的人都是被家属架来就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