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祸瘫痪、离婚失业...痛到极致的他,遍试各种疗法,终靠「1

浏览:253时间:2020-05-22

但现在仔细分辨,大卫发现真正引起疼痛和不舒服的,就只是背部的一段肌肉和相连的骨头,大部份的身体其他部位仍是健全的。这个发现使他认知到,并非疼痛时,就什幺事也不能做。他仍可以喝咖啡、聊天、整理花园、甚致工作。

文/ 吴锡昌正念照护讲师

1978年「正念中心」最初成立就是处理疼痛问题。在美国麻州大学医学院成立,接受疼痛与药物无法改善的病人到中心的「身心综合门诊」。

它用的方法是学习「与痛苦共处」- 接受疼痛事实,并正视无法改变的过程,这可以产生疼痛缓解的效果。

「与痛苦共处」不只是指身体上疼痛而已:老化过程中,心理的失落感;无法自我控制;认知能力与体力日渐衰弱无力;生命有一天面临的无常或消逝。

「与老化共处」也同样适用。 「正念中心」常出现场景,它透过身体觉察的方法,与不适与疼痛共处。

乔.卡巴金正在指导一位躺在瑜珈垫上,痛苦做着伸展动作的男子如何地配合呼吸与身体觉察。疼痛是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坚实感受。一种逃之唯恐不及的痛楚,但这时却以允许接受的态度,去正视它,并与之共处。

男子一脸痛苦,虽是肌肉发达,却像婴儿般地脆弱。他冷汗直流,汗水沾溼了背心和瑜珈垫。

卡巴金就跪在他面前,一手搭在他的肩,一手拍着地板,口中喊着:「感觉自己正在呼吸…...再次把注意力放在小腹…...」卡巴金正引导男子卧式身体伸展,在一呼一吸中,配合着觉知身体的感受。


另一个故事:身心痛苦至极,用「正念」与之相处
 

大卫是一位重型卡车司机,常载着一车车的砂石,横跨美国几个大州。他在一次严重的车祸中几乎丧生,虽幸运保住性命,但脊髓已受伤而瘫痪。他失去工作,失去婚姻,两度自杀未遂。大卫用尽各种止痛药,每天一早起床,就坐在家中,忍受着无尽的疼痛直到天黑。

大卫对生存已不存指望了,来到「正念中心」的八週门诊课程中,以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,姑且一试地练习这种方法。

「把注意力放在疼痛的部位,去感觉它的尖锐、强韧、僵固、撕裂、灼热…」

「精确一点是那个部位,发生于那条肌肉,那根筋,以及它的不断变化。」大卫不停呼吸,或皱着眉头,忍受着痛苦…。

「还是好痛」大卫呻吟着。身上的汗珠在清冷空气中,仍然不停地滴下。

这样的练习过程,大卫每天都以三十到四十五分钟练习,持续了八週。刚开始大卫很困惑,为何要故找麻烦去感知疼痛呢? 但持续地练习,真的奇蹟发生了,随着更多觉知带到他背部,大卫渐渐能清楚分辨出是疼痛的频率。

「当无法忍受时,把注意力放回呼吸,感受自己腹部起伏。等到可以时,再次地移动注意力去感受。」

「把气吸入,带到疼痛部位,感受疼痛的受到温和气息而软化,而开放。」

大卫发现疼痛不是一开就很痛,一段的加温过程,像波浪,一个高潮,接一个高潮,最后会痛到顶点,接着就会渐渐地下降,一波低过一波,周而复始。

在学习正念之前,只要有不舒服的感觉,虽疼痛不是很强烈,但感受就是挫折加上厌恶感一涌而上,一味地排斥,感到是整个身体都是在痛。

但现在仔细分辨,大卫发现真正引起疼痛和不舒服的,就只是背部的一段肌肉和相连的骨头,大部份的身体其他部位仍是健全的。这个发现使他认知到,并非疼痛时,就什幺事也不能做。他仍可以喝咖啡、聊天、整理花园、甚致工作。

最后大卫说:「对疼痛的恐惧,感到千军万马来临,其实只要清楚它的特性,就知它只是影子兵团,也就可以与之共处了。」

大卫渐渐地重建他的信心,在困境下,仍可以自若地生活,并在这样基础下,寻找自己人生的幸福和快乐。

其实这不是魔法,也非奇蹟,而是接受事实不再逃避,未知的事一旦给出一个空间,那种恐惧感就会减轻。这空间也是调整自己的心态的开始,无论任何处境,很多的「不甘心」、「不能接受」都会慢慢脱落,而不会成为怨恨或停止成长的源头。

掌握乐活资讯,点我加入幸福熟龄LINE好友~

(本文获「正念照护:照顾别人更关爱自己」授权转载,原文刊载于此)

疼痛大卫正念共处练习部位渐渐